从民谣、嘻哈到街舞,亚文化迎来了黄金时代?优质

27次浏览 | 2024-07-11 15:04:04 更新
来源 :互联网
最佳经验

简要回答

近日,阔别四年的草莓音乐节宣布终于要重回北京了,而这几年里摩登天空也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为了本土最大的独立音乐公司。另一边,街舞真人秀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也正在微博上不断刷新着自己的流量记录,后者更是在上线40分钟内就突破了1亿总播放量。这大概是中国网综近年来的最好成绩。

去年,一档《中国有嘻哈》让长期处在地下的嘻哈音乐有了喷发之势,而靠节目赚得盆满钵满的爱奇艺也多次表示会把青年文化作为一个侧重方向,推出一系列亚文化头部内容。

一切迹象都在说明着,继摇滚、民谣之后,中国正在经历又一波资本和亚文化结合的井喷爆发。

亚文化在国内的漫漫实践路

百度百科显示,“亚文化”一词的定义为“一种与父辈文化和主导文化既抵抗又合作的社会文化形态”。对于中国的音乐产业来说,亚文化通常指西方文化产物传播到我国后进行本土化发展的内容——即使它们在国外早就走上主流舞台甚至已经在逐渐淡出,国内年轻人仍在特定时期中借这些舶来品展现出了对颠覆成年社会秩序的渴求。

回首国内音乐产业发展进程,我们从来不缺亚文化的践行者。从上世纪末短暂绚烂的摇滚盛世开始,在经历与主流媒体的多年斗争后,中国的摇滚乐手们终于算是在渐渐摆脱物质和舆论压力走上台面。

随后,中国的新民谣接棒,从匿名地下状态迅速发展成为有特定受众、富有影响力的音乐类型。和摇滚乐相比,其音乐语言和风格产生巨大变化,然而它们同为宣泄时代情绪的出口。熬过几乎没有任何商业资本扶植的惨淡时期后,这些大众文化形式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当作产业来做,最明显的表现莫过于每年各地形形色色的音乐节。

此外,早前在西方风靡一时的嬉皮士文化、动摇传统音乐产业的网络歌手和起源于日本动画的二次元音乐作品等等都在市场上占据着一席之地。近两年,亚文化更是成为垂直网综的角斗场,嘻哈和电音则是上位的新宠。

从去年的《中国有嘻哈》开始,以爱奇艺为首的一众制作方就明确了以小众长尾精神文化消费为主、启用新鲜亚文化内容为素材的大趋势,结合互联网流量基因的选秀节目成为现阶段国内音乐亚文化的最大切入口。

通过观察国内音乐产业与亚文化相关的运营思路,音乐先声发现,凡是成功被推向主流的头部内容无一不是在一个小切口内投入大资源,吸引巨大关注后进行集中引爆。这些节目利用专业担当和流量担当之间的微妙平衡,使得亚文化产品成功吸引资本加持,在给予已初具规模的边缘群体所需要的认同感的同时,焕发出全新的商业价值和符号意义。

亚文化兴起的根源,是因为很“饿”

在《中国有嘻哈》上线之前,包括总导演车澈在内的参与节目制作者都没有预料到这一次试水会激起如此巨大的市场反应。业内也在该档节目取得的高额回报下,一时间纷纷将眼光转向亚文化下一次可能的爆发点。

然而可以明确的是,爆款效应的突然流行绝不是铤而走险。相反,推行亚文化的市场产品都有着非常强的指向性:这些业内先驱者们对市场和受众需求有着极高敏感度,对亚文化的垂直深耕预谋已久。

在音乐泛娱乐如此繁荣的今天,如何更快更好地俘获90后消费主力军成了各方都在考虑的首要问题。这一批年轻人有着超前的消费观念和文化追求,注重“自己喜欢”的因素。这些具有强烈个性化、标签化和潮流趋向化的消费趋势由此催生了相对应的市场需求:需要能够实现满足他们自我表达的消费新内容。

由此,积极寻求小众风格的亚文化成为了满足年轻人胃口的最佳切入点。可以看到,亚文化所具备的反叛心理和表达诉求也正是追星文化的重要内核——年轻人在精神追求中渴望挣脱社桎梏,寻找身份认同。同时,国内文化市场长期处于主流文化的主导,尚有大量优秀的亚文化人才未被收割,而这些刚好可以弥补年轻受众对新偶像的强烈渴求。

另一方面,这些潜在的优质“偶像们” 在自己的领域内已经有多年积累沉淀。除了消费群体对亚文化的关注和追求,这些年龄不算大的“资深人士”本身就等待了太久,渴望借主流媒体扩大自己的受众基础,获得能够自由发声的爆发口和话语权。比如,在《热血街舞团》中被导师争相抢夺的舞者肖杰,他十年前就已在世界级比赛取得不俗成绩。

舞者肖杰

当这批“很饿”的群体达到一定数量,原本处于非主流的亚文化也在慢慢生长,并形成了一定规模。而此时,主流文化采用商业化手段收编亚文化也就顺理成章了。一方面,通过挖掘并展示优质亚文化内容,大幅提高媒体曝光率,吸引资本加持;另一方面,主流媒体也变相承担了教育引导受众的角色,让它们进入公众视野。

因此,亚文化进军主流市场不仅有条件,而且有必要。不过在让亚文化变成大众可消费的文化产品后,其亚文化属性也就不得不面临走形了。

亚文化迎来了黄金时代?

现阶段,所有对亚文化内容进行的成功推广,无一不是承认了亚文化的消费主流地位,并以此做了对未来主流文化的前瞻。互联网这一技术形式更是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兼容性和共享性,为主流媒体提供了丰富的疏导渠道,让多元文化求同存异。而互动共生的模式,或许打开了音乐产业的市场实践的多种可能。

在任何一种亚文化被推向主流市场的过程中,必然和商业资本产生联系。某种程度上,吸收原生态的艺术生动性和想象力,并赋予其更多的文化共识和符号意义,其实也是资本对亚文化的物化过程。正如《中国有嘻哈》不断通过嘻哈音乐文化向大众展示爱、自由、和平等观念,看上去是使社会主流圈层更好地接受认同这种亚文化,其实背后更多是商业化包装。

在打开受众对亚文化认知切口的同时,近年来围绕这一主题建立的系列商业生态更是拉开了国内音乐选秀综艺的新一轮大幕。继《超级女声》开启电视选秀黄金年代、《中国好声音》开启综艺节目大片时代后,音乐产业在超级网综战场上一度陷入无新素材可做、无新明星可捧的僵局。

而通过横向比较近年来的音乐综艺和纵向对照国内流行音乐发展进程后,在亚文化垂直领域开拓IP新类型已经成为各家的业务发展重点,并寄望于借此解决平台造势、造星之困。

Gai的微博粉丝数量已逾400万

同时,针对亚文化内容IP开发的商业模式也打开了新的品牌营销切口。除了衍生出更加丰富的商业模式外,由于消费亚文化的年轻群体和品牌的目标受众有很大契合度,越来越多的资本成为亚文化市场的玩家,既可以助推其逆袭主流市场,也为自己进行全新的文化包装,帮助品牌形象向年轻、活力的方向嫁接外延定义。

作为社会群体性行为的产物,亚文化就这样涌入了商业的洪流,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在行业风口分分钟就能转换的时代面前,我们能做的唯有关注亚文化的创造性与内生性,客观看待,积极转化。

作者 | Livia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交流、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cixiucn.com/wljs/41744.html

发布于 2024-07-11 15:04:04
收藏
分享
海报
27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逐一击破 下一篇:深度访谈|叶国富:名创优品要做超级品牌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